繁体 简体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文教宣传>> 华文教育
如诗如山——记菲律宾怡朗中山中学龚诗山老师
日期:2018-11-06


龚诗山老师在讲授中文

    近年来,在我国侨办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菲律宾的华文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也涌现出许多植根于华文教育教学的模范教师。怡朗中山中学的龚诗山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初到菲律宾,迎领我来到怡朗中山中学的,正是龚诗山老师。
    离开马尼拉的前一天晚上,我联系上了龚老师。龚老师说住在附近,如我有时间,很快就可以到达我住的酒店。那好,我们就约定在酒店大堂见面。我一下楼,就看见一位中等身材的中年人,正坐在大堂里正对电梯门口的沙发上看报纸。凭感觉,我想,此人应该就是龚老师。一问,果然是。龚老师赶忙放下报纸,站起来,很热情地和我握手,寒暄。我仔细打量这位即将把我领到一个陌生城市的男人:微瘦,背头,脸上满含着笑容,一身深色的便服,显得潇洒精干。这是我和龚老师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在龚老师的陪伴下,我从马尼拉腾云驾雾,又穿过葱绿的田野、朴素的村庄和高高低低的小楼,来到怡朗中山中学。这里,对我这样一个外乡人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天地。幸运的是,这里还有龚老师。
    一天下午放学后,我看到有孩子找龚老师辅导功课。他指导孩子说普通话,写汉字,一笔一划,一句一句,不厌其烦。他辅导孩子做数学题,口中讲解着,眼睛关切地看着孩子,帮助孩子在练习本上一遍一遍地演算。他有时候用闽南话,有时候用英语,有时候用当地语。坐在龚老师的不远处,见证着这位大男人教小孩,我心里暗自佩服龚老师的爱心和细心。而龚老师竟然能够在几种语言之间通畅自如地转换,则更加让我佩服他的语言天赋。置身于这样一个非常温馨而有意思的氛围,我向龚老师提议合个影,龚老师愉快地答应了。站在龚老师身边,我感受到了龚老师的亲切和温和。这是我和龚老师的第二次亲密接触。
    两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我和校长等四个中国人应邀参加了菲律宾柯蔡宗亲会的一个联谊活动。在会场,我们又遇到了龚老师。龚老师是和一家人一块儿来的。家人一坐定,他就开始忙碌了。一会儿招呼客人,一会儿和会务人员商议着什么,一会儿又找人。看到龚老师前后忙碌的身影,我就想到龚老师和柯蔡宗亲会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一问校长,才知道龚老师是柯蔡宗亲会新任理事长的舅舅。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啊!舅舅给外甥帮忙,当然是应该的。在会场热烈的气氛中,我和龚老师又合影留念。龚老师的手亲切自然地搭在我的肩头,我感受到了龚老师的热情和力量。这是我和龚老师的第三次亲密接触。
    三次亲密接触,使我对龚老师的理解逐渐加深。龚老师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然而他为人善良,态度热情,言行果断,是一个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深受大家欢迎的人。
    在新学年,龚老师教学任务非常重。他备课,改作业,辅导学生,每一件事都一丝不苟。在办公室里,他十几年如一日,来得早,走的晚,兢兢业业,无怨无悔。在课堂上,年过半百的龚老师更是激情不让当年。范读拼音,朗读课文,把学生带入到了一个个文字优美的境界。“男生”“女生”“全班”,一道道教学指令下得井然有序,掷地有声。走进龚老师的课堂,你会发现,这里有纪律,也有自由;有紧张,也有宽松;有知识,也有艺术。在课堂上,龚老师就像是一位年轻人,青春焕发,激情四射,就连一些一贯懒散的学生,也会被他那富含磁性的男中音所感染。三十年来,一届又一届的孩子们在龚老师的春风化雨中接受知识,健康成长。
    学校里的龚老师总是忙碌的。每次师生活动前,龚老师总是跑前跑后,调度学生,协调老师。在活动进行中,龚老师照相是必须的。他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一会儿又深入老师和学生中间,平照,俯照,仰照,各种角度下来,总能把最精彩的瞬间留下来。照完相,龚老师高高兴兴地回到前排的座位上,总有一种心满意足的笑容。节目中每有精彩之处,你一定会最先听到龚老师的掌声。龚老师的掌声特别亮。他是把整个的手掌都拱起来再拍,这样拍出的掌声,总会最响亮。这种掌声就像一枚小鞭炮在瞬间爆发出的高分贝音响。每次近距离感受龚老师的掌声,我的眼前总是会浮现出小时摔泥饼的情景:我把薄薄的泥饼兜成窝窝状,狠狠地摔在质地坚硬光滑的地上,在泥饼中间摔破的圆洞里,一种响亮的爆破音穿洞而出。这声音就像是龚老师的掌声。龚老师的掌声响起来,其他的掌声就会跟起来,但你永远不用担心龚老师的掌声会被淹没。即使是长时间的掌声,即使是雷鸣般的掌声,最先触动你耳膜的,最长久地感染你情绪的,一定是龚老师的掌声。伴随着这掌声,是龚老师发自内心的笑 。龚老师的笑,不是轻轻的微笑,而是爽朗的大笑。这时候的龚老师,就像是自己中了大奖。他是那么高兴,高兴得像个孩子。
   在办公室聊天,龚老师也常常像一个年轻人,不仅语速很快,而且声音高亢,好像有永远说不完的话。有时候,刚说完,就又匆匆离开,去办另一件事。在学校,在办公室,龚老师好像永远那么快节奏。一旦坐下来,在学校的任何场合,只要有龚老师,却又少不了笑声和热闹。
    龚老师是个很低调的人。他的车是一辆二手铃木厢式小货车,像极了我农村老家风里来雨里去的破三轮。一次,我和校长跑步回来,正看到龚老师从车里出来,他一脸微笑地和我们打招呼,然后就兴致勃勃地背着背包匆匆走向学校。龚老师家里还算殷实,他的多位亲人都是教育中人,尤其是几位姐姐,还都是怡朗教育界赫赫有名的模范教师。龚老师本人也是“施维鹏模范华语教师”荣誉获得者。在学校里,龚老师是校友总会的秘书长,是班主任,是老教师。可以说,龚老师在教育界,尤其是在中山中学,地位还是很高的。即便如此,在学校,无论哪个老师找龚老师帮忙,龚老师都会随时放下手头的工作,热情地帮助你,丝毫没有官架子和老架子。龚老师穿衣很朴素,经常一双运动鞋,加上牛仔裤、校服,就是一身行头。在校园里,不了解的人还以为龚老师是一位落魄的普通教师哩。
    现在,龚老师已近耳顺之年,但他仍然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和定力。我感觉:龚老师就是一个快乐的人,就是一个咬定华文教学不肯放松的人,就是一个无比享受华文教育生命的人。(作者:吕明春,国务院侨办外派教师,现任菲律宾怡朗中山中学督导。)

  

Copyright@2003-2014 山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主办
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0567号成城大厦A座 邮编:250014 鲁ICP备案:06037151号
设为首页工作邮箱繁简体